有些失去,不是一蹴而就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11 09:50

  周末,七七来我这蹭饭顺便跟我诉苦,说姐姐最近闹离婚。

  “没有任何预兆就坚持离婚,简直莫名其妙!这些年她过得顺风顺水,现在怎么就突然要离婚呢。家里气温比外面还低,老爸老妈轮番劝,她就是油盐不进,我上蹿下跳旁敲侧击也没问出个子丑寅卯,黑眼圈倒是比眼睛大了一圈。”

  无可奈何,她只好抛开嗔念,来我这蹭点温暖。

  过了几天,我与七七有事约见,她刚好有事,便拜托老姐莫莫帮忙将资料送到我这来。莫莫婚前时常跟我们这帮不正经女青年碰面,在我们蛇精病发作时总能保持一份波澜不惊的淡定与从容。如今,昔日的女青年们已混成白骨精,眼前人的高端也一如当年,说话似黄鹂唱歌,笑容如春回大地,举手投足间毫无绝望主妇的失意与悲惨。

  关于离婚这件事,我更难免好奇。

  “姐夫老实可靠,也没不良嗜好,你究竟想啥呢?”

  莫莫坐在椅子上优雅地喝着水,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其实,也没什么大的原因,都是些小事。”

  小事?!

  人生悲欢哀怨妒,随便甩出来一件在太阳下晾晒,追溯个中根源,抽丝剥茧,最后矛头的指向哪件不是小事播的种?

  我八卦的小心脏蠢蠢欲动,任何时候,追述根源的探究永远比陈述现实更有吸引力。

  那么,事情要从莫莫婚前第一次见家长开始讲起。

  01

  莫莫和她老公G先生谈的是办公室恋情,两人顺利交往一年后,谈婚论嫁这事就排上了日程表。

  初次与G先生父母见面,莫莫就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G先生的父亲不胜酒力,一杯白酒下肚就露了醉态,婚嫁之事只字未提,只搬来小板凳,一只,示意莫莫坐下。然后,G先生的父亲对莫莫说:“闺女啊,我们家离得太远,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欺负他。”

  莫莫愕然,十公里的距离怎么就嚷出生离死别的感伤了。且不说她欺负G先生这样的定论是从何而来,老爷子如此悲切地叮咛,怎么听都觉得怪异。这分明就是一位父亲对嫁女儿这件事心怀惆怅的最佳写照嘛。可这场谈婚论嫁,嫁进来的那个人明明是她好吗?

  莫莫尴尬得不知怎么回话,只好低头抿嘴一笑带过。

  在回去的路上,G先生解释说,“我从高中就开始在外读书,爸妈是怕了这样的聚少离多。他们就这样,以后他们说什么你听听就好。”

  想想G先生往日的表现,为人本分,做事稳重,他的父母又能奸猾几分。

  莫莫这么想着就释然了,毕竟结婚过日子的是她和G先生,其他都不重要。

  你看,陷入爱情的姑娘总是容易被事情的表面所蒙蔽,殊不知,你以为的了解,其实只是假象。因此,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莫莫都在为自己婚前轻易的定论买单。

  02

  婚后第一年,婆婆总是话里话外透着对莫莫能不能生的怀疑。

  莫莫觉得羞臊,轻声解释:“妈,我们已经商量过了,现在太年轻,暂时不打算要孩子。”

  婆婆恍若未闻,后来干脆放弃旁敲侧击,将话题摆在了明面。每次莫莫回去,她总会固执地问一问:

  “你例假正常吗?”

  “我们这有个女人结婚十年都没能生出孩子,前段时间找了个老中医喝了几次药居然怀上了。抽空我带你去,或者你去不孕不育医院看看也行。”

  诸如此类的话,一次两次还能忍耐,时间长了,莫莫也不堪其烦,愤怒越积越多,婆婆到底什么意思!

  莫莫跟G先生商量:“下次咱妈再提生孩子的事,你好好跟她说说呗。”

  G先生欣然应诺。

  但是再碰面的时候,婆婆抱怨声依旧。莫莫频频看向稳坐在沙发上的G先生,他却恍若未闻。

  “你为什么不跟你妈说清楚,明明我们商量好的,你妈不相信我,我说一百句不如你一句话,你怎么就是不解释。”她抱怨着。

  他好脾气地笑,温吞吞地讨好,“哎呀,我妈就那样,口直心快没坏心眼。反正我们不常回家,我开口反驳,伤了她面子不好。”

  一件事,你退一步的后果,就是节节败退,于是,生孩子的事儿很快被夫妻俩提上日程。

  莫莫怀孕以后,关于公婆对胎儿性别揣测的各种版本装聋作哑,日子就这么磕磕绊绊地到了生产。

  孩子在生产的时候宫内缺氧,从产房出来就进了ICU重症监护室,一周后才转入普通病房。孩子出院的时候,还差半月到春节,公婆家没有暖气,莫莫跟G先生商量之后决定请公公婆婆搬来他们这过年。本来说的好好的,没想到除夕的前一天,莫莫的公公毫无征兆地翻了脸,甩下一句“你们不回去老家过年,也别想我们在你家过年”扬长而走。

  除夕早晨开始,公公婆婆轮番电话轰炸,G先生疲惫地接着电话。莫莫心里五味杂陈,恍恍惚惚的哄着孩子,下床去倒水却栽倒在地,站起身一量体温38.7。

  老人一早制造的不愉快,莫莫和G先生很默契地闭口不提。

  晚上,G先生做了四道菜,煮了两碗水饺。

  莫莫刚坐到餐桌准备吃点东西,他却在沙发上痛哭起来,抬头盯着莫莫:

  “我求求你了,元宵节的时候咱们赶紧回我爸妈那过吧。”

  那一刻,莫莫听到自己的心啪地裂开了,随后哗啦碎了一地。

  她病得站不稳,他没关心一句,他爸妈心情不好,他就悲伤了一整天,甚至,心底还埋怨着她。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大年初二,酒醉的公公跑来砸门,怒气冲冲地进来,婆婆紧随其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骂儿子没用,让他们丢脸。哭自己命苦,孙子都不能抱回去给邻居看看。指责越多心情越激动,公公干脆拿着盛水果的果盘就往莫莫身上砸,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而G先生则站在旁边沉默如定格了的蜡像。

  莫莫火速从厨房拿出菜刀握在手里挥舞了几下:“你们凭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我只是一个母亲,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如果你们觉得我做错,那么我现在就走,但是,一旦我走了,你们谁也别想我再回头。”

  他们看着平时柔弱的莫莫,紧握着菜刀,眼神犀利且凶狠,一时间都被这场家庭战巨大的变故怔住了。

  G先生率先慌了手脚,公婆也悻悻地走了。

  他脸上是一贯的羞愧表情,想张口说点什么。

  莫莫却不肯再多看一眼,只对他说了一句:“至始至终,你有没有明白,如今你也是一名父亲。”

  一个为人夫为人父的男人,在最该站出来的时候,却选择了沉默,已是对家人的最大伤害。事后弥补的解释,不止是冬天的蒲扇那样多余,反而如雪上加霜,更让人心寒。

  03

  之后的事更不必多说,莫莫产假结束,婆婆不肯带孩子,莫莫的妈妈身体不好,又找不到合适的保姆。于是,莫莫只好辞职在家照顾孩子。

  婆婆闻讯而来,破口大骂,她骂莫莫吃白食,骂莫莫将家庭的重担甩了在G先生身上,最后哭天喊地埋怨G先生命太苦。

  当时,G先生不在家。

  莫莫如看客一般,在婆婆表演结束后,客气地关了房门。

  G先生回家的时候,莫莫将经过简短的转述了一下。

  G先生一如既往地沉默。

  过了几天,莫莫赌气找了一份兼职策划的工作。

  七个月大的宝宝刚刚学会如何爬,莫莫带着孩子,写着方案,如不停歇的小陀螺。有时候,宝宝晚睡,方案急需要修改。莫莫会要求G先生照顾宝宝一会儿,但是,就是短暂的几分钟,都让他不耐烦。

  婆婆先后又来闹过几次,莫莫再说给G先生听的时候,他也总是粗暴地打断,“别跟我说,我压力大。”“别说了,我不想听。”

  一株植物,总要花些时间去打理才能保持茂盛的姿态,人也是一样,如果爱的太粗心,就等于在放弃。

  莫莫成了一个沉默的人。

  她默默地照顾孩子。

  孩子午睡,她默默地洗衣服收拾家务。

  夜晚,孩子入睡,她拖着疲惫的身体默默地赶策划到凌晨三四点。

  尽管如此,G先生回家,莫莫仍做好了晚饭。

  G先生的衣服,莫莫如往常一般洗好叠好放在他的衣橱。

  饭毕,他呈大字状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游戏,莫莫在卧室里给孩子讲故事。

  一切都很和谐,莫莫默默地让自己活成了一个单身妈妈的模样,So,对G先生,一个眼神她都欠奉。

  04

  如今,莫莫的儿子四岁,已经入园一年。

  孩子翻过了敏感的叛逆期,莫莫才提出离婚。

  “大家都是这么过的,你发神经呐!”他觉得莫名其妙。

  父母亲人劝她:“都是些小事,孩子如今长大了,也就好了。”

  她笑笑,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

  她不是没给过婚姻复活的机会,却终没能让它血槽满格。

  “我知道婚姻的复杂,但,就是再简单的婚姻也需要最起码的维护。两个人之间如果隔了百米的距离,我辛苦走了九十九米,他却连一米都不肯走,我也只能放弃。我要的不多,他却太吝啬。”

  莫莫把玩着手中的水杯,声音婉转。

  我一向自诩巧舌如簧,此刻,却唇舌发僵,吐不出一字。

  爱情不是维系婚姻关系的唯一标准,却一定是影响婚姻质量的关键。一次牵手,一个拥抱,一句站在对方立场着想的维护,反映的是对彼此的珍惜与体谅。真正的爱,能让对方安心放心把自己交付给婚姻,从从容容,坚定无比。如果爱你就要承受太多痛苦和不安,我只好放弃,即使我爱你。

  感情这东西既坚固又脆弱,在这一段关系中,你以为心中有底,便不把生活中那些微小的伤害和疏忽放在眼里,殊不知,爱与被爱可以不对等,却不能不相伴。否则,就会如千里之堤,天长日久安然无恙,毁灭却在一念之间。

  有些失去,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