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10 17:32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图片来源: Peter Vanderwarker

  当今社会,你能轻易获得所能想象到的所有颜色的颜料。你可以在五金店细细挑选不同颜色油漆的样品,翻阅潘通色卡,或者对着电脑软件的色彩盘纠结半天,直到你找到真正喜欢的颜色。但在几个世纪前,要想找到一款让你满意的颜色可没这么简单,你可能需要长途跋涉地去到阿富汗一处偏远的矿床——如果你想找天青石色的话。天青石因其亮蓝的成色而价值不菲,在中世纪时,它甚至比黄金还要昂贵。

  人类使用颜料的历史要追溯到史前年代。我们对于古人在使用颜料方面的了解主要来自爱德华·福布斯(Edward Forbes),他是一名历史学家,同时担任过1909年至1944年间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Fogg Art Museum)的馆长。福布斯被认为是美国在艺术维护(art conservation)方面的奠基人,他在全球各地收集不同的颜料,只为了鉴定几幅意大利古典绘画。在这些年间,他一共收集了超过2500种不同颜料的样本,后来被人们称为“福布斯颜料集”(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每一种颜料都标明了自己的产地,生产方式以及用处。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一副爱德华·福布斯的画像,具体时间不详。Photograph by Bachrach. Fogg History Photographs,Fogg Benefactors, file 1.Harvard Art Museums Archives

  如今这套颜料集更多地被用在科学研究上,作为与未知颜色进行比照的颜料标准。Narayan Khandekar是哈佛艺术博物馆下斯特劳斯保护和技术研究中心的主任,这套颜料目前由他保管。在过去的十年里,Khandekar把更多的现代颜料加入了这套颜料体系中,以便于更好地研究20世纪及当代的艺术。

  自从画家们开始和那些专门贩卖染料和颜料的商家们开始合作后,艺术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绘画的商业化让画画过程也变得不同。“现在的艺术家们为让自己脑海里的概念完整的变为现实会使用任何材料。”Khandekar说,“那可能会是一块塑料、一罐头食物,可以是任何材料。我们需要辨别许多不同的工业化生产出的原材料,以及许多专门为艺术家的需求所生产出来的东西。”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福布斯颜料集中的颜料来自全球各地,其中一些仍然被储存在原始的精美玻璃容器中。图片来源: Jenny Stenger,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Khandekar把自己的研究以及对颜料的分门别类描述成了一种类似于侦探的工作。“我们使用的工具,以及使用方法和法医使用的完全一样。”他说,“我们会检查原材料,找出它的主要成分来辨别出它的原产地。”只不过Khandekar和他的团队使用的工具不是DNA分析仪,而是像拉曼光谱法(Raman spectroscopy)、质谱分析、气相色谱分析以及电子显微镜分析等科学技术来精确测量出颜料中的化学成分。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斯特劳斯中心收藏了大量的颜料来帮助他们进行研究和保护工作。图片来源: Peter Vanderwarker 举个例子,在2007年,他们曾经帮助辨别过一副名叫“rediscovered”的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画作的真伪。在经过颜料检测后,他们发现画中有一种特别的红色颜料是在波洛克死后20年才被生产出来的——254号红色,它是一种化学反应的副产品,最早的记录在1974年,别名是“法拉利红”。

  “每一种颜料有着它自己的故事。”Khandekar说。在了解到这一点后,我们请他分享了10种福布斯颜料集中最稀有也最有趣的颜料背后的故事。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图片来源:Harvard Art Museums,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人工合成群青

  “它产生于1826年,是一场竞赛的产物。可以说它是艺术家们为了省钱(天然群青十分昂贵)而发明出的产物。”

  木乃伊褐

  “过去人们会从埃及购买木乃伊,然后从裹尸布上提取出一种棕色树脂原料,再把他制成这种颜料。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有点诡异的颜料,但在18及19世纪它非常流行。”

  巴西苏木

  “巴西苏木指的是番泻叶属中的任意一种热带树木。它质地很硬,木头的颜色为红色,可以用来做小提琴、弓箭、薄木贴面以及高品质的家具。它的木头中含有巴西苏木素,可以使褐色颜料带有一抹深红色。巴西苏木染料被大量地用在了纺织物、皮革的染色中,还有墨水、绘画、清漆的着色、以及木材着色剂中。”

  栎皮粉

  “它是一种黄色的植物染料,提取自一种黑色橡树——美洲黑栎的黑色或深褐色树皮中。这种树原产自美国的东部和中西部。”

  胭脂树红

  “胭脂树(Bixa orellana)是一种矮小的树木,用来制口红,生长在美国中部和南部,同时它也生产胭脂树红,一种天然橙色染料。这种植物的种子被包裹在一种荚里,外面是亮红色的果肉。目前胭脂树红被用作为奶油色素以及奶酪和化妆品中。”

  天青石色

  “过去人们需要从阿富汗开采它,再放上货船运到欧洲,所以它比金子还要昂贵,甚至还有专门的委员会规定它的价格预算线。”

  龙血竭

  “它的名字很响亮,但它不是从龙的血液中来的。(这种亮红色颜料)提取自一种藤类植物。”

  胭脂虫红

  “这种红色染料来自于被压碎的甲壳虫,被用在化妆品和食物中。”

  镉黄

  “镉黄的发明是在19世纪中期,它是一种亮黄色,很多印象派画家都喜欢用它。镉是一种重金属,毒性很强。在20世纪早期,镉红也被发明了。在过去这些颜料一直被使用在工业生产中,直到70年代,乐高开始把它投入到积木的生产使用中。”

  祖母绿

  “它产自乙酰亚砷酸铜,我们曾经在一副亮绿色背景的梵高画作中检测出过它。颜料的使用不仅仅局限在艺术家的创作,在其他领域也有广泛的应用。祖母绿在过去曾被用作为一种杀虫剂,你可以在那种铺在地上的老木头上看到它,比如说铁路枕木。”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哈佛艺术博物馆下斯特劳斯保护和技术研究中心的颜料收藏包括福布斯颜料集和Gettens溶剂及清漆集。图片来源:Zak Jensen,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Narayan Khandekar,一名资深的保护科学家,同时也是哈佛艺术博物馆下斯特劳斯保护和技术研究中心的主任,站在放有颜料收藏的柜子前。图片来源:Antoinette Hocbo,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斯特劳斯中心颜料收藏中的一瓶瓶颜料。图片来源:Antoinette Hocbo,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图片来源:Jenny Stenger,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图片来源:Jenny Stenger,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稀缺色比黄金还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