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栗宪庭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10 17:38

  

栗宪庭(左)与《东方美术报》总编武少宁交流对话

 

  栗宪庭(左)与《东方美术报》总编武少宁交流对话

  我不吸烟,但栗宪庭先生送了我一只烟盒,并签了他的大名,我想,对于一个愿意探究当代艺术思想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有意义的礼物,因为,栗宪庭是公认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教父。

  坐落于北京宋庄比较偏僻的一座简单却很文化的屋子里,冬天的阳光洒了半地,温暖如春的感觉令人忘记了这是北京的寒冬。喝着栗老亲自泡的香茗,话题便奔向了主题。

  与栗宪庭的一席谈话,似乎找到了我想要的一些感受。我需要有人直接地告诉我有关宋庄和当代艺术的一些思考,当然在这之前,已有对傅泽南等当代艺术大家们的访谈,但跟栗宪庭先生聊这些还是第一次,尽管是第一次,也因为上门拜访者络绎不绝,我与栗宪庭先生的谈话也只能断断续续,不过,我们约定会换个时间继续谈。

  我与栗宪庭谈了几个问题,第一,宋庄的问题。当然谈到这个问题就会带出许多其它问题,例如宋庄拔地而起的小产权房的问题。栗宪庭说,在宋庄的小产权房有成千上万个。那些打着艺术家的名义,以盖艺术工作室为由而兴建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不合法的,政府也高举着拆迁的旗帜喊得震天响,可为什么拆不了?或是有的拆了有的却没拆?这里面就存在一个腐败的问题,被拆了的都是倒霉蛋儿,因为他没有背景,而拆不了的,其实都是拆不得的,他们的背景据说是通天的,很多打着文化旗号圈地盖房的人,其实都是瞄着地产来的。

  栗宪庭犀利的观点和判断力,令我惊讶,文化斗士的殊荣实至名归。

  栗宪庭说,很多人为了圈地,先盖一个美术馆,作为非盈利的美术馆送给国家,周围的地是比较便宜的,就可顺势拿下,而这么个美术馆将来操作起来就是个大问题。宋庄以国家名义盖的美术馆很多,盖了多少年就没展览,不停地盖,不停的商家进来,只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艺术区怎么发展,艺术的生态怎么发展,艺术家怎么生活,作品怎么展出,怎么销售,没有人关心。其实根本形不成对文化的支持。

  栗宪庭说,在宋庄很多画家生存都有问题,这里不停盖房子,不停涨房价,而那些有背景的人、一掷千金,把年轻的画家都挤出了宋庄,这些人中有国家画院的,有各地画院的人,还有学校的教授等等,他们来买房子,盖房子,他们才是助长小产权膨胀的根源。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画家生存的问题。栗宪庭其实回避了具体细节,他只是谈了一个概念问题,他说,下一步小画家们的生存问题很严重,政府有关人员也提到,所有非盈利美术馆需要国家的支持,或者商家拿出一些空间来给艺术家,引进收藏家,这样年轻艺术家才能生存下去。关键是,年轻艺术家是靠一级市场,而一级市场是靠画廊在推动,但由于中国的画廊没有理想,只卖好卖的。它不像西方画廊一经营就几十年,他们都有一套手段能把年轻人推成一个名家。他们普遍不经营大腕,只推年轻艺术家。而中国的一级市场就没有艺术形态,都是利益,无论是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都是急功近利的。

  栗宪庭指出,在欧美经营艺术品是可以抵税,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是能够运作下去的。而在中国经营艺术品你是要交税的,所以艺术就会死掉,虽然有时候政府也立了优惠政策,但法律上没有保障,必然就成了官商勾结洗黑钱的渠道。

  第三个问题就是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栗宪庭说,中国画市场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市场,官商勾结,行贿的人并不送钱,而是送作品。官员收到艺术品后再去送拍,行贿的人再掏钱到拍卖市场把画买回来,那卖了画的钱就到了官员的手中。

  第四个问题,是关于艺术品市场的评估体系问题。栗宪庭是一个对文化有思考有作为的人,他对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有着许多正面和积极的建议,他说,我们的艺术品市场需要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体系,当这个评价体系不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我们的批评家,美术史家,艺术家在操作过程中才能逐渐建立起一个价值体系,这个价值体系最终会影响到价格体系。目前,评价体系跟价格体系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就造成连刘益谦都说价格由商人说了算,他质问刘益谦,你懂古董可以,你懂当代艺术吗?

  问到栗宪庭现在所追求的事业时,栗宪庭告诉我们他在做独立电影。在这个期间他发现,独立电影是一个两端的问题,一端是对社会真相的记录,另一端是心里内心的实验。这两端都是商业电影不触及的。

  第五个问题就是大家经常会因此而吵吵闹闹的问题,既当代艺术的问题。在谈到当代艺术时,栗宪庭从叛逆中世纪的宗教艺术说起,他说,文艺复兴开始,艺术开始确定人的地位,从15世纪到19世纪以后,创造了一个叫焦点透视和解剖学、色彩学这样一套模式。到现代主义以后,又把这套推翻了,在那以后现代主义才丰富起来,用每个阶段的模式变化来界定,所以他产生了一个大的概念,叫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文艺复兴的艺术,中世纪的艺术、古希腊罗马的艺术都是中国打开国门后接受的现代艺术,然后才接触了当代艺术,说到底当代艺术和现代艺术是不一样的,现代艺术所追求的是脱离了故事性、叙事性,情调直接性,是探讨色彩、造型这种纯粹的东西的艺术。而当代艺术它是强调艺术和社会学关系的,是强调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问题的。当代艺术在哪个国家范围内它都不是一个模式的概念,它有时会变成一个立场的概念。那么我们拿当代艺术重新解释,画水墨也好,做雕塑也好,画油画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来表达一个社会的人对这个世界,对你的人生有怎样感觉的。好的水墨也叫当代艺术,但传统的书法,传统的文人画,没有自己的创造性,那个就不能叫当代艺术。

  聊了大概五个问题,时间匆匆,虽然聊的甚欢,但我不能无限占用栗宪庭先生更多的时间,因为,在他身边的人并不希望我无休止的与他聊下去,于是,我很知趣的与他道了别,但他的一席谈话,还是令我觉得,他就是我一直想拜访的、靠思想而生存的栗宪庭……

  草草整理了对他的采访录音发表在这里,我想我会在今后某个日子里,认真的梳理一下对栗宪庭的更加深入的理解,专门描述一下更加立体的栗宪庭。

  栗宪庭给我的那只烟盒虽然份量不重,但我爱看他在上面那几个歪歪扭扭的签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