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魔兽电影导演:邓肯琼斯与游戏及魔兽的不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5-10 17:59

  关于邓肯琼斯,我们知道:他是英国摇滚巨星大卫鲍伊的儿子;他是电影《源代码》、《月球》的导演;他执导的《魔兽》快要上映了。而游戏在这位英国导演生活中占据着怎么样的位置呢?最近,邓肯琼斯接受了Game Informer的电话采访,跟大家分享他的游戏经历,当然还有聊聊《魔兽》电影。以下为手游那点事对采访内容进行的编译。

  

魔兽

 

  Game Informer:欢迎邓肯琼斯来到我们的节目,我们很少能找到电影导演来做采访。

  邓肯琼斯:我是玩游戏长大的一代人之一,希望后面会有更多喜欢游戏的导演来参加你们的节目。

  《魔兽》电影的拍摄很忙吧,还有时间玩游戏吗?

  基本上我的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玩《幽浮2》了。(译者注:Firaxis和2K联合出品的一款PC端回合制策略游戏)。我会把惹我不高兴的剧组成员的形象弄进游戏里,拿他们当我的挡箭牌用,我喜欢的小伙伴呢就摆在后排使使狙击枪。

  

魔兽

 

  这问题有点傻,但还是要问,你心目中的最佳游戏是?

  在我心里,有3个游戏并列第一吧。一个是《辛迪加战争》,Bullfrog开发的一款策略游戏。玩家在游戏里需要于上帝视角下同时操作4个单位在城市中行动,你可以升级这些单位的武器、科技以对付不同的敌人、完成任务。(译者注:有玩过《魔兽争霸》的mod地图《亡者之夜》吗?)

  你知道《卫星统治》吗?好像是去年末推出的?

  我知道。其实我买来玩了。这个作品确实掌握到了《辛迪加战争》的精髓。

  

魔兽

 

  你真挺Hard-core的啊,竟然知道《卫星统治》,实在没想到。要不你来我们这上班吧?

  哈哈。除了《辛迪加战争》,还有Speedball 2: Brutal Deluxe(译者注:对抗性虚拟球类运动游戏)。我喜欢Amiga版本。(译者注:Amiga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专门为游戏设计的计算机,搭载摩托罗拉处理器)我知道他们有重制、更新这款游戏,但好像都丧失了游戏最初的魅力。Speedball是一种糅合了冰球、足球也许还有武术的未来运动,这游戏玩起来真的很暴力,玩家操作队员设法把球打进对方的球门里。在我看来,这绝对是史上最强的虚拟体育游戏。

  

魔兽

 

  除了上述两款游戏之外,还有一款就是理查德伽略特先生的《创世纪III:出埃及记》(译者注:《创世纪》是著名游戏人理查德伽略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制作的RPG游戏系列,共推出多款续作。并有端游版,下文也会有提到),这也可以说是我作为一名死宅的证明。我会很希望游戏有个重制版啥的,但重制游戏并不是容易的事。

  

魔兽

 

  你在2009年拍摄的电影《月球》,我想说真的很赞,我们都特喜欢。

  是啊大家都特喜欢,就是没人看(自嘲票房差)。

  哈哈。同年在任天堂的NDS上有过一款游戏也叫《月球》。你知道吗?会觉得容易让人混淆吗?

  没有这困扰,毕竟我的电影都没人看啊(再次自嘲票房差)。我知道这游戏,“撞衫”了纯属巧合吧,我们制作的时候互不知情的,只能说我们正好都对月球很痴迷。

  

魔兽

 

  早在2008年,有关《魔兽》电影的风声就开始到处传了,你是不是从那时起就已经有所预谋,想要自己来亲自执导?后来是怎么成真的?

  这要从头说起。我在《创世纪Online》里带一个公会,从游戏公测开始,当了好几年会长。游戏关服之后,我们想集体转到别的游戏里,我们选择了《魔兽世界》。因为公会,我从那时候成为了《魔兽世界》的粉丝。但事实上,我一直以来都是RTS游戏(即时战略游戏)的拥趸,《魔兽争霸》我从初代开始就有玩,同时也会玩《命令与征服》。

  

魔兽

 

  作为RTS爱好者,你会想念《魔兽争霸》吗?会不会觉得《魔兽世界》反客为主了?

  说到这个,我真的没有想到《魔兽》电影剧组里有那么多《魔兽争霸》的铁杆粉丝。视觉特效团队的比尔威斯特霍福、杰夫怀特、杰森史密斯,演奥格瑞玛的罗伯特卡辛斯基,包括我,都是魔兽争霸高端玩家。现在我们跟暴雪来往频繁,所以我们也会问说,要不在手机平板上出个新的RTS啥的?能出个《魔兽争霸》新作吗?我们真的想玩。我们经常这样骚扰他们。

  

魔兽

 

  请你们继续骚扰,我们感激不尽。在电影制作上,你们跟暴雪会经常开个早会什么的商量电影拍摄吗?

  这是肯定的,其实这要从大概10年前他们有把魔兽故事拍成电影的想法开始。他们很早就跟传奇影业有接触,当时找来了山姆雷米(译者注:导演代表作品《蜘蛛侠》系列),忙活了三两年时间,但雷米和克里斯梅森(译者注:暴雪副总,担任过多款暴雪游戏的美术、编剧、设计)等暴雪人员在电影构想上一直都没有达到共识,所以一直都没拍成。

  

魔兽

 

  后来山姆放弃了,拍《魔境仙踪》去了。而我作为魔兽铁粉,其实一直都有追踪事态发展,跟暴雪有保持联系,我时不时就问他们,电影怎样了?拍到哪儿了?啥时候能上映?就一直骚扰他们。当时我拍的《源代码》刚上映,反响还不错,我就向暴雪自荐说,虽然我就拍过两部相对小制作的电影,但我真的很希望有机会自己来执导这个电影,我觉得我能胜任。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接到暴雪打来的电话说,“要不你来看一下我们写的剧本,我们一块儿谈谈。”我就去了。这剧本是雷米走了之后暴雪重新写的,故事是在《魔兽争霸》初代也就是第一次兽人战争时期。我看完剧本之后,其实是有点失望的,因为《魔兽争霸》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被忽略了。一般来说我们会把人类,或者说类人类的生命(比如暗夜精灵)划到“正义”“英雄”的一方,而长得丑的、外形像怪兽一样的那一方就成了“邪恶”“坏人”。这是大部分人会接受的设定。但《魔兽争霸》不同,你可以选择“坏人”那边的阵营,选择成为他们阵营的英雄,有这个阵营自己的故事,为拯救兽人同胞而战斗的故事。这是魔兽的精华。但在剧本里,我没有看到这一点。没有这一点,就不是魔兽了。所以我说,我对剧本很喜欢,但我必须要观众对兽人也能有足够的感知和认同,就像对人类那样。暴雪的人听完之后也恍然大悟,嗯,这正是被忽略了的。之后,由我重写了剧本,把上述的点加到了电影的故事中。我们对新剧本都抱有很大的期待。

  

魔兽

 

  我记得雷米在一次采访里提到说,他在《魔兽》电影制作上基本没有话语权,跟克里斯梅森他们完全谈不拢,暴雪权力过大了。

  我想说,暴雪他们已经制作、运营魔兽系列游戏超过20年了,深受无数铁杆玩家的喜爱和支持。拍这样一部电影,对他们来说是压力很大的事,万一把电影拍得特别烂还倒过来影响了游戏怎么办?这点我是能理解的。我本身就是魔兽的粉丝,跟暴雪合作起来要比雷米轻松得多,因为我和他们在乎的、想要的东西是一致的。如果我们立场不同,对魔兽的认知上完全无法互相认同,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场噩梦。

  魔兽的世界观很宏大,你在电影里有埋伏很多跟游戏有关的彩蛋吗?还是说把精力都集中在故事表现上?

  这么说吧,我最近接受采访的时候,其实是有两个“人格”的。其中一个人格会跟大家说,这部电影绝对是拍给所有人看的,就算你完全没有玩过魔兽游戏,也完全能看懂没压力。当然这也是事实,我们的确为此付诸了努力。但是,对于你们这样的游戏媒体和你们的读者来说,你们了解魔兽游戏,了解魔兽的故事,在电影里会出现非常非常多与游戏直接相关的元素或场景,比如狮王之傲旅馆,还有许多许多玩家们在其中度过了无数个小时的地方。当玩家在电影中看到这些“真实化”后的场景时,那感觉会像回到了家一样。我们想达到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没玩过游戏的人也完全可以看得懂,而玩过游戏的人看电影时,就像是回到了熟悉的家里。

  

魔兽

 

  太赞了。前面说到你们决定把故事的起点放在《魔兽争霸》初代,也就是第一次兽人战争时期,是不是有为后期拍摄续作的考量在里面?

  这牵扯到资金的问题,总是要取决于这一部电影能受到多大欢迎。我跟梅森也有聊过如果要拍三部曲,我们该怎么拍,对这些我们都有一定概念,的确是有可能。但还是要看大家看完第一部之后,是不是真的还想看续作。

  《源代码》和《月球》都是极富野心的作品,《魔兽》也是。执导这样的电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虽然是我主动提出要执导的,但这场长达3年半的马拉松还是让我有点意外(笑)。《源代码》从我们开始写剧本到杀青,一共只花了12个月。在长时间内保持注意力、精力、拍摄的质量,真的很难很难,但我们做到了,我很自豪。我现在就是希望6月快点到来,让大家能看到我们的成品。

  

魔兽

 

  魔兽粉丝对电影的期望或者质疑,你是怎么看的?

  可以说,“魔兽”某程度上已经是属于魔兽玩家的了。我理解,也尊重这一点。魔兽玩家在这个世界里的时间和情感投入,是其他任何游戏—不管是《愤怒的小鸟》、《刺客信条》甚至《光环》—都无法比及的。他们已经等了那么多年,提出的任何质疑或者说要求都是合乎情理的。现在我们终于把电影完成了,并对成品充满信心,我们只想快点让大家看到。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